波的尼亚湾浮尸

典芬暂时退坑勿扰

 

【典芬】总裁不按套路走 05

啊,我好像一直忘记说我们公司是干什么的了。我们是做汽车配件的,那种又不起眼又精密的滚珠轴承,没有什么竞争对手,只是靠着名下的两个工厂过着不咸不淡的日子,不见得每年的利润有指数增长的趋势,但也没怎么亏损过。

所有人都很普通,总裁也不是小说里写的那样叱咤风云一手遮天的商界大佬,照样来晚了就只能把那辆不起眼的沃尔沃停到一个街区外去。

这大概就是公司里所有的姑娘几乎都在背后八卦总裁和提诺的关系的原因。你总得给平淡的生活搞点乐子不是?

但这也实在是个普通的爱情故事。普通到一点火花也不冒。工作时间很难看到他们有什么情感上的互动,这倒不是因为办公室恋情需要遮遮掩掩,只是因为碰巧都注重效率而已。午饭的时候偶尔能看见他们在没人的角落里偷偷接吻,但也只是这样而已。最初那些看热闹的姑娘很快都散了,就剩艾米雷打不动天天恨不得变成总裁肚里的蛔虫去打探消息。

唯一能说明他们在谈恋爱的事实大概只有总裁的工作时间比起怪人更接近普通人了,放在以前他能一坐一整天,从清晨六点半待到夜幕低垂,周六周日照样花上半天的时间工作。但他现在周五下午五点刚过就不见了人影,提诺的工位上也空空如也——也许对于怪人来说,约会也是要严格排班掐表的。私下的聚会,也总是会多双眼睛在角落里看着,负责把喝到满面红光的提诺扛回家。提诺酒量倒是很好,但总是经不住怂恿,在起哄声里多喝掉一瓶烈酒的事儿基本上两周总会发生一次。

就有这么一回,他一口气从玻璃管里喝掉多半瓶伏特加之后,终于还是没扛住跑到厕所去吐了,我想起来去找他的时候,他已经在靠房间门边的椅子上歪着脑袋睡着了,总裁坐在他旁边,提诺的头倚在他肩上,时不时在睡梦中打出个酒鼾。

“他没事吧?”我小心翼翼地问。起哄到厉害的时候根本没人听见我在喊停,看到结果变成这样总让我觉得自己也有责任。

“你还没见过他喝酒喝得更凶的样子。”总裁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说。

“提诺没有告诉你全部的事。他只告诉你我们是在酒吧里认识,但没说过他总在酒吧里酗酒到后半夜,没钱买酒就靠赊账,或者白天找个日结的工作晚上照样来酒吧。”

那天之后我才知道,提诺轻描淡写地那句被从家里赶出来背后是个什么样的故事。他的经济来源全断了,信用卡当然也不能再刷,一时间只好到朋友家去蹭沙发睡。然后朋友的父母打听到了他无家可归的原因,就只好去住廉价的小旅馆,周围的街区一塌糊涂,在酒吧待到后半夜死皮赖脸地蹭个卡座睡,都还比回去睡安全一点。

“他根本不会喝酒,只是在往嘴里灌,要是喝到难受就去完厕所再回来,酒吧里没人不认识他。”

总裁好心捡他回家那天,他是真的山穷水尽了。有那么一个星期,他靠自己的头脑去赌牌赚点小钱,但是那天他实在连半个硬币也掏不出,酒吧老板听到他要继续赊也为难。他喝酒喝到晕晕乎乎,脑子倒还好用,知道那个坐在角落里从不跟别人搭话的人总是在背后悄悄盯着他,就干脆坐了过去。他知道他有钱。虽然衣服搭配一塌糊涂,但总看得出牌子都不便宜,还有手腕上那只表。相比之下提诺看起来落魄得要命,整个人消瘦了一圈,套着旧的学校卫衣,和大街上终日无所事事游荡的青少年没什么两样。

就这样,那个人结了他的账,又把趁着机会灌了个烂醉的酒鬼捡回了家。那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倒是提诺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没睡在硬邦邦的卡座上震惊了很久,反应过来之后又凑上他面前,带着轻佻的笑,问他需不需要别的什么东西来还这笔钱。

“他不应该这样。提诺才25岁,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那样的酒吧里什么人都有,他以为自己安全得很。他以为。”

我光听故事听得入迷,等到人群散的差不多之后,艾米表情暧昧地跑过来打探八卦的时候,我才后知后觉硬生生憋出一句:

“原来总裁说话不是按字算钱?”

我实在也搞不清楚为什么那天总裁要告诉我这么多事,但他要是不把这些说出来,恐怕都要烂在肚子里了。而我仅仅只是知道,也做不了什么,听到最后只能傻乎乎地祝他们幸福。

既然这个故事是以旁观者的角度开始,我觉得也应该以旁观者的角度结束。

让我们把时间快进到今天。

我发誓,我真的从来没见过总裁在准点下班之前出过办公室的门。就像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在六月份的某个周五下午五点钟拔腿往街上冲一样。

时间拨回五分钟前。趁着没人注意,我早就收拾停当等着早几分钟溜号。临近周末的下午又有谁坐得住呢?电梯在一楼停下的时候还差两分钟到五点,我正往门厅走着,就听见另一座电梯叮的一声停下。

啊哈,逃班的共犯。我心里一阵暗喜,回过头才发现正从电梯里走出来的两个人,可不就是永远在加班的那两位?幸好他们眼下只顾得上和对方聊天,我一转身,赶紧藏在离我最近的一根柱子背后。他们两个说着说着干脆在离电梯口不远的地方站住了,我躲在柱子背后,刚巧是一走出去就会被看见的位置,只好继续躲在那儿,不断安慰自己不是有意偷听。

“我还有点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提诺刚刚转身要走,就被总裁叫住了。

“重要的事情请留到工作时间再说。”提诺按亮手机锁屏。已经是五点零二分了。眼看他又要转身就走,总裁迟疑了一下,还是把那只一直插在西装兜里的右手抽了出来,连同一个小盒子。

“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我觉得全世界都欠他们一首BGM,真的。但这个故事要是以热泪盈眶结局,那可真是太不像提诺了。

“这么重要的事请提前预约。基层小职员可是很忙的呀,总裁先生。”

我扒着柱子方方正正的边,悄悄探出小半个身子,刚好看见提诺拿走那个小盒子顺手揣进口袋。

“不过,戒指我就先收下了。”

他说完转身就走,留下了愣在原地的总裁。大概过了三分钟,他才想起来自己是长着腿能追人的,这才冲出门去,向着提诺离开的方向一路狂奔。

-FIN-

  74 10
评论(10)
热度(74)

© 波的尼亚湾浮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