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的尼亚湾浮尸

典芬暂时退坑勿扰

 

【典芬】咖啡

贝瓦尔德推门走进咖啡馆,窗外寒风凛冽,铅灰色的云堆叠在天际,零星飘着一点儿细碎的雪沫。街道上行人稀少,偶尔有人裹紧围巾和外套疾步走过。行道树上红白的圣诞装饰显得黯然失色。而隔着仅仅一道玻璃幕墙,咖啡馆里明亮而温暖,松果形状的灯低垂着悬在靠窗的卡座上,原木色的桌子上安放着玻璃花瓶。刚烘焙好的面包蒸腾出新鲜温暖的气味,掺杂着现磨咖啡的香气。

他点了杯咖啡,捡了个清静的角落坐下,翻开手里卷着的报纸,照例先翻开第二版。前一秒的街景仍是萧条单调;他将撒着糖粒的肉桂卷浸进咖啡,咬了一口,端起白瓷底的杯子。杯子落回瓷碟上,视线重新转向窗外。咖啡馆拐角处多了个年轻人,脚边散落着几个喷漆罐子,左手拿着个纸杯,时不时喝一口装在里面的什么东西。他握着一个浅绿色的颜料罐,在玻璃墙上快速地勾画出圣诞树的轮廓。他仰着头,紫色的眼睛透出专注和活力,毛线帽下浅金色的发丝凌乱地搭在额前,脸颊鼻子和手的关节被风刮得通红。他很快另换了一罐白色的喷漆,绕出之字形的轨迹之后喷上了零落的雪花。那罐喷漆似乎所剩无几,时不时需要猛晃几下才能继续创作。

那双颜色独特的眼睛立刻唤起了他的记忆。一个月前去工作地附近的图书馆借书的时候,他跟这年轻人打过照面。紫色眼睛的年轻人坐在柜台后面,台面上摊开着一本《枪炮,病菌与钢铁》。他把要借的书推到他眼前,年轻人合上书站起来,临时的工作证顺势摇晃着。耳机不怎么隔音,他隐隐约约听见重金属的嘶吼声。

提诺。他记起来,工作证上的名字是提诺·维纳莫依宁。

贝瓦尔德环顾着四周。似乎除了他没人注意到这幅进行中的涂鸦。他有些为对方觉得惋惜,对方却看起来不甚介意,画完圣诞树顶的金色星星和装饰用的彩球和小礼物之后,停下来打量了几分钟,又捡起白色的喷漆,加上半圆形的镂空字样。

圣诞快乐。他低声念了一遍,嘴角勾起微笑,拢拢头发,把散落的喷漆收进背包。

贝瓦尔德放下手里的咖啡杯,转身走向吧台。片刻之后,他拿着杯外带的咖啡推开了门。谢天谢地,那个年轻人还在那儿,靠在旁边的自行车座上低头发着短信。他走过去,踯躅着,咖啡的温度硌在手心。大脑分成了两个领域,一边排演着可能发生的对话,另一边拼命打碎思绪的连续性。

最后还是提诺先抬起头发现了他,轻松自然地打了招呼。“我们是不是在图书馆见过?”他笑着,随后报出几个书名。“那几本书平常很少有人借。不过我们倒是难得的口味相似呢。”

他点点头,把手里的咖啡递过去,转移视线望着那幅画。“画很好看。”

“谢谢。我还以为刚才没人瞧见呢。”

“你经常干这个吗?”

“不算是。”提诺喝了一口咖啡,“我大多数时间还是在荼毒室友的墙或是街上偏僻的角落,这次是朋友邀请才来画的。”他抬腕看了一眼时间,抬头对贝瓦尔德抱歉地笑笑,“遇到你很开心,不过我现在得赶去做兼职了。谢谢你的咖啡。”

他目送着提诺离开。纸杯上不光有他的名字,还在隔热圈底下藏了一串电话号码。说不定提诺在把纸杯揉成一团扔掉之前,还能记下他的联系方式。他期待着。

但他还不知道,一个星期之后去图书馆还书,他的借书证底下会压上一张字条。

  27
评论
热度(27)

© 波的尼亚湾浮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