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的尼亚湾浮尸

典芬暂时退坑勿扰

 

Reunion 重逢(典芬架空)

偶然的故地重游让他又一次回到了母校。那天天气很好,空气里荡漾着花香。因为正是假期,校园里空空如也,他不经意间走过曾经的班级,摆设一点都没变,他甚至还记得自己当年的位置。于是他走到座位前,不期然地和当年的自己打了个照面。

他看见当年的自己穿过流动如琥珀的空气在教室里走动的身影,偶尔考试失利捧着卷子呆坐在位置上,朋友们说说笑笑来拍他的肩膀。不小心睡着过了放学时间,刚好有事留下来的班长敲敲脑袋把他叫醒,不多言语,只是皱着眉把手表伸到他的视线里。他想起那个人,呼吸不由自主一滞。

其实他一直都知道每天抽屉里的铃兰是谁放的,考试之前凑巧发现的复习资料能够出现也不是偶然。去图书馆还书,之后立刻被那个人借走也不只是巧合。他假装没有注意到默默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那个人淡出他的生活之后才发现生活里到处都是他的影子,但为时已晚。

他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回头看着身后那个空落落的位置。当年自己睡着的时候,那个人就是坐在这里默默看着我的背影的吧。说不准还试图触摸他的头发,在安静的呼吸声里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喊醒他,毕竟黄昏已经过半。毕业典礼刚刚结束,他就看不见那个人的身影了。他找遍了整个校园,找到的也仅仅是存在过的痕迹罢了。那天的最后,他站在天台上,用尽力气呼唤着那个名字,却始终没有回应。他心灰意冷地骂了一句混蛋,发誓再也不要回到这里。

眼眶的酸涩感将他从回忆里拉出。他看着那张洒满阳光的课桌,站起身,装作主人还在的样子,走到那个位置边上,深吸了一口气。

他说,"我找到你了,贝瓦尔德。"

当然不会有预料中的回答。像是终于卸下了担子,他如释重负地转过身,和站在门口的人四目相对。还是那副严肃到可怕的脸,镜片之后的眼睛带着微微的错愕看向他。他突然很想逃跑。像那次不小心弄坏生物实验室的标本一样,逃到天台去,逃到不会有第二个人出现的地方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贝瓦尔德握住了他的手腕,不容置疑的力道让他想起逃到天台想要回避错误的自己,那时手腕上传来的温度,和现在一模一样。

"为什么要逃。"

"对不起......"他甚至不敢回头,于是只好就那样尴尬地低着头,眼泪一滴一滴渗出眼眶。他想起那起小小事故的结尾,班长拖着他的手回到实验室,小心翼翼拼接起了那一整副人体骨骼,断裂的地方用胶水瞒天过海。后来可想而知,他竟然没有被老师发现。

贝瓦尔德从身后抱住了他。他恍然间回到了五年之前。不知道怎么安慰他的班长试探着拍拍他有些单薄的后背,告诉他,我有办法解决,你别哭。"对不起......"他哽咽着重复,像是要把五年前的少年没有流出的眼泪一并带上,"我从来都不认为我会喜欢上你......"

"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

"我在等一个人。既然我等到了他承认错误,用几年的时间来等他回到我身边也未尝不可。"

那个人就那样低声说着,五年前那个黄昏被搁置的亲吻终于在漫长的等待中,抵达了目的地。

  17 1
评论(1)
热度(17)

© 波的尼亚湾浮尸 | Powered by LOFTER